小·Cassiel·透明

Cassiel觉得自己还能再抢救一下,真的。

【恶魔幸存者2/希地】 「Addiction 沉溺」

  和一位小可爱的约定 @米西露_透透透透明
     —————————————————————
       ±. 沉溺;吸毒成瘾 (文不对题)
  ±. 轻微的虐待性成分及角色性格极端化
  ±. 志岛大地视角 (主)
  ±. 与原剧并无太多的关联
  ±. 请见谅(如有差错或引起不适.抱歉.)
  ±. 短篇文章,望喜欢
  —————————————————————
  
  秋天的白日阴冷、昏暗而寂静。
  
  他不太喜欢在这种时候外出,他有些怕冷,但响希总会将他从自己常常独自一人居住的那间小而简陋的屋子里拽出来,并且不允许他穿上外套。
  
  「喂,我说,你是想让我死吗?!」
  
  一次他忍无可忍地对着友人怒吼出声,却在下一秒被紧紧勒住了颈上的围巾。
  
  蓝眸的少年抿着唇,微笑着,然后再次倏地进一步扯紧围巾后松了手。
  
  「看起来大地被这个小小的玩笑吓到了呢。」
  
  他半伏着,无法停止地咳嗽着,
  
  「咳…该死的……滚开啊!」
  
  「……」
  「呵」
  
  突如其来的力道将他推向身后,木制矮柜尖锐的柜角撞上了他的后腰。他因疼痛而呻吟出声,紧接着被拽住发尾摔在坚硬冰冷的地板上。
  
  「说起来,大地有见过自己在遭受疼痛时的表情吗。我猜大概是没有的吧。」
  「那种痛苦中隐隐透露出来的愉悦,其实大地是很享受的吧。」
  
  「放开……」
  
  余下的语句因为腹部受到的击打而转为剧烈的咳嗽和呻吟。
  
  少年仍旧微笑着,半蹲在他蜷缩的身旁,
  
  「那样的‘因为痛苦而感到愉悦’的表情,多露出来一点吧。」
  

用奇迹暖暖来做人设……我现在慌得一批

【恶魔幸存者2/希地】随手码的小甜饼?(大概?)

(现在以志岛大地代入响希记忆中的视觉来进行,这时候的志岛大地没有真实世界中的记忆,因为本章的大地是久世响希记忆中的大地来着,本来应该是久世响希做第一人称但我还是选择了主大地视角~)
(时间线应该是审判七日的第二或第四天吧)
(可能有点上帝视角,并且还有些混乱和突兀的感觉吧emmm……)

醒来时已经是凌晨。

借着窗外惨败的微光,志岛大地看见了坐在他床边的久世响希,虽然只能看到侧颜,但志岛大地看得见他的表情非常复杂。

其实志岛大地并不是一个会看脸色的人,而他却唯一能够辨认出来,自己黑发的好友那最不易觉察的、来自内心深处的痛苦。

真是的,这家伙八成又是在胡思乱想了吧……

「喂,我说,」

志岛大地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似乎有稍微把久世响希给吓到。

「响希,你不会是在担心一些莫名其妙的问题吧,比如我死了之类的……」

话并未说完,眼睛便被带着凉意的手指捂上了,志岛大地感觉到唇上有着柔软的触感,随后是一个漫长而暧昧的吻。

「唔……」

志岛大地眼中明显充满着不敢置信,他试图挣扎,却被久世响希用右手牢牢禁锢住,无法动弹。

这个吻一直持续到了志岛大地几乎快要窒息的地步才结束,久世响希移开了捂住志岛大地眼睛的手,继而将还在剧烈喘息的棕发少年抱在怀中。

「这算是惩罚哦。」

「如果下次大地还说出这种不吉利的话,惩罚可就不仅仅是这点轻微的程度了。」

久世响希微微摩挲着志岛大地棕色的头发,感受着那人不同于性格的柔软的发丝从指间划过,

「呐,我说,我希望能跟我最爱的你一起活到最后,答应我,好吗。」

【恶魔幸存者2/希地】弧度(3)

  其实志岛大地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对久世响希这么信任,甚至在昏迷的最后的最后一刻竟然会有:反正有响希在身边就一定不会出什么问题的想法。
  
  或许…他们在很久之前就认识?
  
  随着两人相处时间越长,距离越近,志岛大地就觉得那种莫名其妙的熟悉感和依恋感就愈发强烈,但他可以发誓他并不记得自己从前有见过这个名为“久世响希”的少年,在此之前也不曾有过失忆的现象。
  
  那么,究竟是为什么呢。
  
  意识在茫茫的黑暗之中似乎终于停止了下坠,志岛大地来到了雕刻着古朴花纹的巨大木门前。
  
  心脏的跳动十分迅速,已经不是他自己能够控制的了,他要的答案近在咫尺,却带着一丝恐惧和悲伤的气息。
  
  他大约知道,他现在的意识应该是在久世响希的精神领域内,而门后,则是那个人的记忆世界。
  
  想要进入门后的世界,想要知道答案,但却不愿经历透过门传过来的那丝悲伤和恐惧。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志岛大地将双手地在门上。
  
  不可以逃避啊喂!
  
  他对自己狠狠警告道,然后双手微微发力,推开了眼前的「门」
  
  「不管那么多了,上吧!」

【恶魔幸存者2/希地】弧度(2)

(非战斗人员请迅速撤离×3)

暴雨刷洗着一切,志岛大地和久世响希并排坐在书店内靠着落地窗的长椅上,两个人的手里都捧着一杯冒着袅袅热气的奶茶,但谁都没有说话。

沉默在空气中蔓延,志岛大地转头看了一眼窗外,在雨雾构成雨帘之中,所有的景象都变得朦朦胧胧了,而他所在的地方,就与世隔绝了一般,时间与空间都在此凝固,除了身旁之人,不会再有谁会出现了一般。

志岛大地非常喜欢一些不合常理的事物,所以他并没有感到原本应有的恐惧和震惊。

从一开始就很奇怪了不是么。

莫名其妙地改变了自己之前的意愿,只是因为看到了那双蓝色的眼睛和熟悉的微笑就在只知道对方的名字的情况下跟着对方来到了这里,甚至连反抗都不曾有过。

为什么呢?明明只是第一次见面吧……

「感到很疑惑吗。」

身旁的人突然凑近,话语间的气息拂过志岛大地的颈部和右耳,他敏感地缩瑟了一下,不由向后退去,却被更加贴近了一步,直至他完全靠在了落地窗的玻璃上,而他和那个名叫久世响希的少年之间的距离只有十几厘米左右。

「喂……」他不适应地开口,却被打断。

「大地还是一如既往的敏感和可爱啊,明明只是稍微靠近了一点吧。」

久世响希轻笑出声,

「那么,大地的疑惑就由我来解答好了。」

志岛大地怔怔地看向久世响希湛蓝的眼眸,只觉得困意不断袭来,对身体也渐渐失去掌控,似乎有一种不可违逆的力量在侵入他的意识。

他试图让自己清醒一些,却无能为力,于是,在那双湛蓝而温柔的眼眸之中,他阖上了眼睛。

好困……先稍微休息一会吧……

反正有响希在身边啊……

(突然发现从始至终大地那种活泼开朗的性格好像就没有体现出来过唉……果然还是ooc了……下章我尽量扳回来好了……)

【恶魔幸存者2/希地】弧度(1)

(大约是讲了一个极度ooc的故事?)
(好吧,确实,人物是真的ooc了,慎入哦!)

那时候天正在蒙蒙地下着小雨,志岛大地想要叫上几个好友一起去到处闲逛一会儿,那些家伙却摇着头一本正经地劝他,说是都初三在功课方面也得多上点心才行,不要总是在外面消磨时间,更何况外面还下着雨。

哦,明显就是因为不想淋雨嘛,直接说出来不就好了。

完全不想压抑心中的不爽,于是志岛大地第二节课就翘课淋着雨去了学校附近的超市,想买点零食供自己消遣一下,顺便再给躺在医院病房的邻居妹妹买些小饰品。

问题就出在去医院的路上。

路程走了还不到一半的地方,雨势就变得愈发猛烈起来了。

如果只是蒙蒙细雨的话对于志岛大地来说根本不成问题,但雨势一大被淋到的话可就不是开玩笑的了,至少就现在来说他还不太想被淋成落汤鸡。

巡视了一下四周,空无一人,店铺也大都关门了,认命般地叹了口气,志岛大地索性放弃了避雨的念头,准备跑步到医院去,如果真的淋成了落汤鸡就在邻居妹妹那边卖个惨。

「会生病的哦。」手腕突然被抓住,力道不大,却也让志岛大地无法挣脱。

他一回头就看见了一个黑发蓝眸的少年。

以及那人面容上似曾相识的温柔的微笑。

……

【祈祷者】paro.1珈弥的猜测

  「去死吧。」
  「快给我去死啊。」
  「像你这种人,怎么看都是去死比较好吧。」
  ……
  声音此起彼伏,有老人嘶哑的声音,也有少年稚嫩的声音,不同的人说话的声音有大有小,但无一例外都是以让她去死为中心构成的话语。
  是啊,为什么她还没有死呢?
  少女怅然地微阖着双眼,蝶翼般的双睫在眼睑上投下小片阴影,片刻后再次睁开双眼,嘈杂的咒骂声已然从耳边褪去。
  她依旧坐在公园的长椅上,周围有着花草与暖阳,就好像之前的一切只是在她的梦中。
  痛苦与美好共存,她猜想,今天或许会发生些什么有意思的事情,不过并不是她现在想要的就对了。
  稍微整理了一下身上的着装,少女背起黑白色的旅行包,起身向随意的一个方向走去,手里还拿着一张照片。
  稍微介绍一下,这个少女名叫小南珈弥,来东京是为了寻找一对姓夏田的双子姐妹。
  “不好意思,请问您有见过照片上的这对姐妹吗?”
  “不,并没有看见过呢。”
  “很抱歉,打扰您一下,请问照片上的这对姐妹您有看见过吗?”
  “虽然我也很想帮你,但遗憾的是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两个人。”
  “您好,请问……”
  ……
  像这样的对话已经重复了无数遍,小南珈弥只是麻木地重复同一个问题,而被回应的也是同一个不变的答案。
  即使是如此,小南珈弥的情绪以及面容仍旧保持在最开始的淡然,这样的情况,她从一开始就猜到了,但如果不这么做的话,就真的是一点办法也没有了。
  思绪间,小南珈弥不知不觉就拐进了一条较为狭窄的小巷。她微微皱眉,但却没有停止步伐。
  之前的“应该会有发生什么有意思的事情”的猜测已经渐渐发生,她差不多能够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了。
  应该是……遇见某个人吧。
  “可以小小的耽误一会您的时间吗?”清润的声音突然传来,带着白色口罩的人影从小南珈弥左手边的拐角处走到了她面前,“您好,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久世赫原,请问您有见到过一个看上去很瘦的黑发男孩吗,跟您一样,梳着斜刘海。”
  太奇怪了,这个人。小南珈弥甚至没有办法辨认出眼前这个人的性别,无论是从声音、衣着亦或是身形上,都非常的中性,虽说是打听人,神情却很从容或者说是无所谓,有一种“即使找不着也完全没有关系”的感觉。
  这个人跟她要找到人之间应该毫无联系,但或许可以在某些方面能帮得上忙。
  “抱歉,我并没有见过你所形容的这个人。”小南珈弥微微欠身,重复出了她听了无数遍的回答,“请允许我冒昧地问一下,这个人对你很重要吗?如果可以的话我会帮忙一起找的。”
  “不,谢谢了。”久世赫原耸了耸肩,笑道:“只是一起来旅游时走散了的同伴而已,不过找不到也无所谓,反正那家伙没那么容易就出事。”
  “啊……原来如此,那么——”
  “喂喂,终于找到了。”
  小南珈弥的话被一道充满了恶意的声音所打断,她抬头环顾了一下周围,六七个染着头发的不良将她和那个叫“久世赫原”的人堵在了小巷里,看上去来者不善。
  “喂,我说,你们两个赶快把身上所有值钱的物品全部交出来!”其中为首一个拿着枪的红发男人大声喊道,嘴角勾着不怀好意的笑容。
  无聊的麻烦。
  小南珈弥抿了抿唇,不动声色地将左手伸进连帽衫的口袋中,握住了圆柱形状的喷雾剂。
  枪应该是真的,只是作为不良来说应该弄不到太多的子弹,大概也就一两颗左右,但即使是在如此偏僻的地方也不应该有这么大的勇气才对。
  稍微猜测一下对话,可能是被人怂恿了吧……不,除此之外,还有另外一个原因,不过想要摆脱这个麻烦倒不是很有难度,所以无论原因是什么都无所谓了。
  “我没有钱啊。”久世赫原的声音和眼神里充满了无辜,小南珈弥瞥了一眼那群不良,明显是因为看到久世赫原很有钱才跟过来的。
  “少废话,我可是亲眼看见了的!”
  红发的男人示威性地晃了晃手中的枪,“快把钱交出来!”
  “哦,好。”久世赫原从背后取下了黑色的琴盒,站在旁边的小南珈弥却从久世赫原的眼神中看到了嘲讽。
  看来这个人确实能够帮助到她。
  不过……她所猜测的“有意思的事情”并没有完结,还有最后一步。
  差不多要出现了呢……
  久世赫原打开琴盒的手突然一顿,几乎是在同时,穿着橘色运动服的少女突然-出现在了几个不良的身后,
  “我说你们几个快住手,我已经报警了,警察很快就会赶到的。”
  “居然有人……”红发男人骂了一句,也不管少女说的是真是假,和其他不良一起跑开了。
  在那群不良刚跑走没多久,少女拽上小南珈弥和久世赫原,迅速朝另一边跑去,这回小南珈弥连猜测都不需要,很显然,眼前的少女并没有报警,她应该连手机都没有。
  “呼…呼……,现在应该没有问题了吧。”等跑到了人流量较多的一条街道,橘色运动服的少女才松开了两人,小南珈弥尽量努力平复下自己的呼吸,久世赫原的呼吸也略有些急促,不过情况比两个少女要好太多。
  “先去吃饭怎么样,小千和?”等终于平复下来呼吸,久世赫原将从少女运动服口袋里掉出来的学生证递还给少女。
  “啊咧……谢谢啊。”田岛千和接过身份证,略有些歉意的笑笑,“不过我出来的匆忙,除了一直装在口袋里的学生证和手表什么都没有带呐……”
  什么都没有带……是离家出走吗?小南珈弥抿唇看向田岛千和,继而又将目光投向久世赫原。
  久世赫原已经取下口罩,面容非常清秀,但是仍然不能判断出真实性别。
  “没关系啦,吃个饭而已,我请客就好,毕竟小千和也是我的恩人嘛。”久世赫原伸了个懒腰,“话说回来,我叫久世赫原,但我好像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黑金瞳的小姐。”
  居然……?!
  小南珈弥反射性地捂住了自己斜刘海下的右眼,在白色绑带包裹下的那只眼睛里,流转着异常动人的鎏金。
  “啊……我叫小南珈弥。”
  半晌后,她开口道:
  “有一件事情,我觉得你们可以考虑一下,先去用餐吧,在那之后,请让我们好好聊一会。”

【鹤退】大逃杀(±)

  *您的好友一只渣瞳即将上线
  *非战斗人员请迅速撤离
  *非战斗人员请迅速撤离
  *非战斗人员请迅速撤离
  *虽然说是大逃杀其实本章与大逃杀有没有什么联系
  (悄咪咪说一下前面那个写狮退大逃杀的人是只敲可爱敲可爱的软萌大佬哦~)
  
  火势轰轰烈烈地伸延开来,鸟儿哀鸣着,飞上红黑的天空,却又立刻被浓烟卷住,纷纷落下,投于火海之中。
  
  真实而绝望。
  
  五虎退忽然就意识到了这是梦,没有任何缘由的。
  
  一切的景象在瞬间崩解,五虎退知道自己算是从梦里醒来了,但内心却本能地抗拒着睁开双眼。
  
  不想面对醒来以后的世界,一点也不想。
  
  然而,逃避是没有用的。
  
  凉意毫无预兆地覆盖在了颈部,然后从颈部扩散到全身,五虎退下意识的缩了缩身子。
  
  「再这样下去的话,会对你做出更过分的事哦。」
  
  鹤丸国永的语气中带着淡淡的笑意,颇有些捉弄的味道,
  
  「还是说,退酱你认为这样做就能逃避一切呢。」
  
  原先覆在颈部的右手突然收紧,强迫少年睁开了双眼。
  
  略有些惊恐地看向眼前的人,五虎退几乎是忍不住地颤抖,
  
  「对、对不起……」
  
  鹤丸国永只是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五虎退甚至可以从对方鎏金色的眼眸中看见自己:
  
  懦弱的,无能的,因为恐惧而不住地发抖着的自己。
  
  「偶尔也稍微弄清楚一下自己的处境吧。」
  
  「毕竟这是你自己选择的啊,为了活下去。」
  
  带着愈发残忍的微笑,鹤丸国永突然松开了右手,然后如同欣赏自己刚完成的作品一般,看着眼前的少年不断汲取着空气的痛苦模样。
  
  「你知道吗,退。」
  
  「你有一种总会让人不由自主地去接近的特质。」
  
  「你是那么的单纯和柔弱,美好的像神明大人一样。」
  
  「但是啊,你的这份美好,容易使人忍不住去怜惜,去守护,也最可以激发人内心最深处的欲望。」
  
  「所以,对于你,如果不是珍惜,那便只有无尽的破坏。」
  
  「你觉得呢,退?」
  
  五虎退侧着身,蜷缩作一团,他不敢与鹤丸国永对视,也不敢回答,但他不知道如果自己什么都不予回应的话鹤丸国永会对他做出什么。
  
  一期尼……还有大家……
  
  (Hahahahaha,没错这其实是一篇无厘头的文章,无环境描写,无外貌描写,几乎全是由对话构成的文,与大逃杀还并没有什么关系,但作为一只小萌新我真的算是尽力了QAQ
  然后就是要等真正有大逃杀环节恐怕害得下一章了…
  话说最后退退的那句「一期尼……还有大家……」其实是想求救,但他自己也知道是不可能的(눈‸눈))